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

中國建設報社主辦

大資源平臺 ■ 大數據高地

登錄查找

打造公共空間 激發社區活力——改造與提升并重的老舊小區綜合整治探索
2019-12-10 16:27:36    作者:景泉

白底.jpg

當前,我國城市存在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城市內大量老舊小區在人居環境、公共服務、社區建設、文化特色等方面存在諸多問題,與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之間形成了矛盾,影響了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建筑專業設計研究院院長景泉介紹了老舊小區綜合整治的相關理念和觀點。

公共空間成老舊小區改造重心

破解這一難題,需要規劃師和設計師落實以人為本的理念,在老舊小區綜合整治進程中,規劃師和設計師應時刻關注居民的空間需求和體驗,關注居民的生活品質。

為深入推進老舊小區綜合整治工作,北京市政府2018年制定了《北京市老舊小區綜合整治工作方案(2018~2020年)》,提出老舊小區綜合整治實施的“六治七補三規范”。在物質空間改造方面,除了直接對樓體的改造,其他改造都需要依托小區的公共區域進行,因此不難看出,公共空間在老舊小區改造中占據了極為重要的地位。

而在社區中,與居民日常生活聯系最為密切、對居民滿意度水平影響最大、居民所反映的問題與訴求更為強烈的物質實體也多為公共空間。習近平總書記在11月2日對上海楊浦濱江公共空間考察時指出,在城市建設中,一定要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合理安排生產、生活、生態空間,努力擴大公共空間,讓老百姓有休閑、健身、娛樂的地方,讓城市成為老百姓宜業宜居的樂園。

以公共空間為實踐載體,一方面能夠實現對老舊小區的物質空間改造;另一方面由于公共空間所面向的使用者十分廣泛,對公共空間的改造不僅能影響更多居民,還能激發群眾的建設熱情,真正實現“美好環境與幸福生活共同締造”。

公共空間改造面臨的突出問題

2019年8月,在北京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員會城市設計處的引領下,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與各合作團隊緊密配合,以北京市昌平區回龍觀——天通苑地區(以下簡稱“回天地區”)為對象開展老舊小區公共空間改造設計,在設計研究過程中,我們對公共空間改造設計策略及設計方法進行了總結。

回天地區的老舊小區綜合整治試點小區包括回龍觀鎮北郊農場家屬院小區、北京農學院家屬院小區以及東小口鎮回南家園小區,然而在實地調研中,我們發現很多老舊小區普遍存在公共空間數量少、功能單一、設施缺失破舊甚至被雜物占用等問題。為了更好地滿足當地居民的公共空間需求,規劃師和設計師從問題導向出發,采用物質空間設計改造手法介入。

為了解居民需求,團隊首先從調研入手。在回收的2284份有效問卷中,超過三分之一的被調查居民認為公共空間質量顯著影響日常生活品質,其重要程度僅次于物業管理和基礎教育設施對生活品質的影響。此外,回天地區居民對公共空間的利用方式較為多樣,無論是在廣場等大中型公共空間還是小微綠地等小型公共空間,散步都是其第一選擇(76.5%和67.1%);在大中型公共空間,鍛煉(60.8%)、跑步(36.0 %)、打球(30.2%)等體育運動較為常見;在小型公共空間,居民更偏好靜態活動,如聊天(42.1%)、讀書(38.3%)。

回天地區在公共空間方面面臨的最主要問題是空間資源的極度缺乏,認為活動場地不充足甚至完全不夠的被調查者占比達到了84.3%,并且這一現狀嚴重影響了居民的居留意愿,因為公共空間影響生活質量而有搬離意愿的居民比例也遠高于選擇其他選項的居民。

此外,回天地區現存的少量活動空間也大多存在設施陳舊與環境雜亂(52.1%)、缺乏人性化設計(39.1%)、缺乏適宜特定人群的設計(39.0%)等問題。老舊小區公共空間功能的單一化現狀使居民無法充分利用公共空間,進而形成了在公共空間堆放雜物、晾曬衣物等非正規性用法。這不僅浪費空間資源、影響其他居民的正常使用與觀感體驗,而且造成了諸多安全隱患。

公共空間改造升級有妙招

老舊小區往往為非封閉式管理,小區內外的空間聯通性較高。針對居民集中反映的活動場地極度稀缺、活動空間品質不高的問題,我們認為不僅要挖潛小區內部的空間資源,而且應當結合周邊公共區域,提升對居民的公共空間供給。

第一,考慮到居民的實際需求,我們提出利用零散地塊、閑置地、邊角地和拆違騰退資源,實施“留白增綠”,大力挖掘潛在公共空間。同時,根據騰退空間周邊用地性質、空間規模、環境氛圍及周圍居民需求等要素,因地制宜對現有小微綠地的功能與組合形式進行多元化與靈活性的探索,避免功能趨同,增加居民對公共空間使用的選擇性。例如,把自有用房、防護綠地等單一功能的公共空間改造為公共活動室或開放綠地空間;在現狀難以接近的濱水空間設置濱水平臺、臺階等親水設施,增強岸線親水互動性,形成具有獨特休閑體驗的場所,為居民提供活動與交流交往的空間,這些都是探索對空間資源進行科學合理的優化。

第二,空間資源的稀缺屬性促使我們將視線向社區外拓展。我們嘗試通過在不同空間的分類界面設置交互空間、鼓勵周邊單位附屬空間與老舊小區聯動利用、鼓勵各小區之間活動空間共享和分時利用等空間設計手法和社會行為,引導社區與社會的公共區域形成聯動。

為提倡公共空間開放共享,我們提出以下策略:鼓勵公共服務設施的附屬室外空間全面開放,并建議取消公共服務設施附屬室外空間與外部的硬質隔離,實現室外空間24小時對公眾開放;將公共服務設施節點附屬、周邊的閑置或低使用率空間改造為公園、小微綠地、廣場等具備實際使用功能的活動空間。在此基礎上,我們提出以慢行體系串聯公共空間,提高公共空間的可達性。

第三,在老舊小區的改造過程中,還可以結合空間資源的縱向挖潛。例如:進行小微空間立體化建設,利用營造微地形、增添構筑物等手段,增加公共空間景觀界面總面積,加強視覺沖擊力,提升交互感和參與感;綜合利用地下空間資源,植入社區生活的公共服務要素,為居民日常生活需求的不同方面提供服務,這同樣能夠切實回應居民對公共空間的需求。

第四,為了提高公共空間的安全性、舒適性、美觀性,創造安全便利、舒適宜人、充滿活力的公共空間,我們提出以下具體策略。首先,在休憩設施方面,提供足夠的駐足停留空間,安排合理的座椅、亭廊等基礎休憩設施;鼓勵休憩設施的多元化、多功能化與藝術化設計;鼓勵休憩設施與花池、宣傳欄、臺階及其他設施的結合。其次,在植物種植方面,我們提出公共空間綠視率宜大于30%,盡量達到50%,并將綠視率指標納入公共空間設計標準及評價體系;考慮喬灌草合理搭配,常綠樹種與落葉樹種搭配種植,營造季相變化;同時考慮到近年來北京市居民廣泛反映的換季植物過敏情況,建議避免使用易引發過敏的樹種、花卉品種。最后,在基礎服務設施方面,建議公共空間內部或周圍300米范圍內應設有公共廁所,或在該范圍的公共建筑首層有對外開放的廁所;并要求公共空間具備符合規范的垃圾箱、路燈等基礎便民設施。

第五,通過公共藝術的植入與新形式探索,建構當代城市多元的公共文化、拓展公共空間的更多可能、提升城市社區的公共活力。如在城市家具設置時,將傳統形式與新媒介技術結合,使公共設施對使用者的行為動作產生視覺或觸覺的反饋,激發社區居民的空間利用熱情,加強人與空間的互動;探索公共藝術的夜間使用模式,在更多時段為社區居民提供服務,激發社區活力。

第六,我們必須時刻牢記城市空間是為人民服務的,需要結合居民(及其他潛在使用人群)特性(年齡層、職業等),合理安排布局與功能,兼顧不同人群的需求。以老舊小區中占據較大比例的老年居民為例,我們對受訪居民中60歲以上群體的問卷進行了單獨統計,發現公共空間缺乏無障礙設施、遮陰棚等人性化設計是老年居民最關注的問題,有56.6%的老年受訪居民對此表示了不滿。

針對這一突出矛盾,我們首先在布局和功能上對老年人的需求提出了針對性的策略。首先,應依托小區和公園,在其內部設置小型老年人活動場地,同時在菜市場、集市等便民商業設施場所為老人提供休憩停留場所;其次,以廣場空間、休憩空間及健身器械為主,將老年人的活動場與兒童活動空間相結合,滿足片區內老人和兒童的日常活動需求;最后,通過無障礙街區道路系統設計、公共服務設施無障礙連接設計、社區出入口、休憩區、信息系統、停車位、公共衛生間等方面的人性化通用設計,為老年人群的日常活動需求提供支持與保障。

以公共空間入手切入老舊小區改造,使居民既得“里子”又有“面子”,既提升了生活質量,又改善了社會交往。這不僅促進了人居環境的和諧發展,而且使社區成為城市活力激發的基本單元。

網友評論
? Top 二八杠生死门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