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

中國建設報社主辦

大資源平臺 ■ 大數據高地

登錄查找

對話英國Arup(奧雅納)城市創新中心總經理張祺:城市更新應堅持可持續理念,拒絕簡單粗暴、大拆大建
2019-10-23 15:35:58來源:中國建設新聞網    作者:高洋洋

未標題-1.jpg

近年來,隨著我國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快,城市發展布局和結構日趨合理,但同時也面臨著城市開發漸趨飽和、土地資源日益緊缺的現狀,我國城市建設也由此從增量時代進入存量時代,城市更新順勢成為經濟新風口和未來城市發展的新增長極。

究竟怎樣做城市更新?什么才是真正可持續的城市更新?如何在城市更新中實現歷史文脈的傳承?圍繞這些問題,英國Arup(奧雅納)城市創新中心總經理張祺在接受中國建設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可持續的城市更新要從歷史足跡中尋找城市更新的脈絡、從物理空間中尋求城市價值的實現,同時應在體制、機制上實現所有利益相關方的共贏,讓原住民充分享受發展所帶來的紅利。另外,人文精神的回歸在當今世界是很重要的趨勢,城市更新絕不能大拆大建,要高度重視和保持歷史文脈的延續性。

中國建設報:2019年被稱為“城市更新元年”,奧雅納作為城市一體化服務機構,曾為深圳皇崗口岸、大連濱水區域等城市更新做過咨詢服務和規劃設計,過程中有哪些好的經驗?

張 祺:說經驗之前,不妨先談談教訓。前幾年或十多年前,國內的城市更新有三種情形比較有代表性:第一種是全部推倒重來,開發房地產,這種方式導致城市人文、文化脈絡等被粗暴地割裂,讓城市失去了靈魂;第二種是建仿古建筑,剛開始大家覺得還挺新鮮,但過了一段時間后就發現它空有古街區、古建筑的殼,既沒靈魂也缺乏生機;第三種是旅游驅動建設古鎮,比如烏鎮、周莊、古北水鎮等,因為過度商業化導致對原生態文化產生了較大破壞。

城市更新主要是快速工業化和城市化過程中物理空間的改變,這種改變又會導致文化、生活層面的轉變。那究竟什么才是可持續的城市更新呢,結合我們的實踐經驗,我認為應該包括以下三個方面:一是從歷史足跡中尋找城市更新的脈絡,從城市的歷史中尋找對城市活力、價值再實現的出發點,探尋價值實現的機會和路徑。二是從物理空間尋求城市價值的實現。建筑、街區、古鎮、古城都有空間肌理,這種物理空間有時也是一種制約。比如過去以步行為主,現在機動車占很大比例,這就需要打通一些街區、斷頭路,從空間的角度去探尋怎樣讓人的生活、工作更舒適,探尋空間變化對人的行為活動的影響機理和效果。三是在體制、機制上實現所有利益相關方的共贏。比如城市更新要照顧到弱勢群體,不能簡單的把原住民趕出去。另外,對于歷史街區,不能為了保護而保護,保護和發展應該是并存的,關鍵要找到一種機制,讓所有相關方都有動力去改造并能受益。

中國建設報:城市更新過程中常常會遇到征拆問題,征拆難讓很多人都感到頭疼。對此,您有哪些思考或建議?

張 祺:征拆難主要是由于拆得不可持續,如果征拆能讓大家的生活變得更美好,那應該很少有人會拒絕。那么該如何征拆呢?綜合國內外的一些案例,首先,征拆要有一個完整的規劃,包括建筑、產業、交通、環境甚至民生等方面,要讓每個人都能享受到發展帶來的紅利。其次,要與原住民進行充分的溝通,之前很多征拆采取了比較粗暴的方式。再其次,不要把所有的原居民都趕出去,應盡可能讓一些原住民能夠留在原地。比如奧雅納承擔的倫敦國王十字區(King's Cross),那里雖然是中心城區,但仍設置了一大批所謂的“低收入者”住宅。最后,應該對原住民進行技能培訓,國外一些更新項目都會給所有原住民提供一體化的職業培訓和技能培訓,保證了整個區域活力的再生。

相比而言,有時候我國一些地方的征拆都過分強調“快”,這可能跟房地產開發或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所要求的效率問題有關。但如果從區域長遠發展的角度看,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更美好的城市,如果非得要征拆,還是考慮全面一些、準備充分一些、節奏稍微慢一些比較好。

timg (1).jpg

倫敦國王十字區(King's Cross)

中國建設報:隨著城市更新內涵的迭代升級,城市歷史遺產保護、城市生態修復等備受關注。您認為在城市更新中該如何實現歷史文脈的延續?

張 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現在無論叫城市更新2.0還是3.0時代,在我國的城市化進程中,人文精神的回歸都是非常重要的趨勢。急功近利的大拆大建后,是虛假下的城市靈魂的喪失。盲目追求現代化建設的同時,城市人文生態價值卻在大量流失。人文生態的重建和人文精神的回歸必將成為城市發展的主旋律。因此,城市更新絕不能采用大拆大建的方式,更多需要微更新、微循環,以最大程度保持歷史文脈的延續性。

延續城市的歷史文脈,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過去常見的“修舊如舊”。當然,文脈的傳承還有很多方式,也許是一個小的公共開放空間,也許是原來建筑物的保留更新,或者是場景的再現等等。另外,現在還有一些好的工具可以為文化傳承做一些輔助,比如我們公司在國內做的城市更新項目中,利用機器人學習與識別技術,對一些殘存的歷史街區或建筑進行精準判斷甚至建立模型,能夠更好的將其再現、復原。

中國建設報: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地下空間的利用以及大型基礎設施的地下化是大勢所趨。在城市更新中,該如何高效盤活城市地下空間?

張 祺:地下空間的利用是一個熱門話題,有人說19世紀是橋梁的世紀,20世紀是高層建筑的世紀,21世紀則是地下空間的世紀。隨著城市化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將集聚在城市,而城市的土地資源是有限的,所以發展立體城市是一個必然趨勢。過去,對地下空間的利用主要是人防和地鐵,還有少量的商業。現在隨著技術的進步,新風、溫濕度控制、采光等設施已經能很大程度上改善傳統地下空間封閉、潮濕的環境,對地下空間的利用,從技術角度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

在具體實踐上,比如剛才提到的國王十字區,里面就把一些音樂廳、圖書館放在了地下。在我國雄安新區,也計劃在地下建設物流管道、能源管道、停車系統等。此外,未來還可以發展新型地下交通,速度也將更快。總之,地下空間的利用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目前所有地上的東西未來都有可能轉移到地下,甚至在地下可能還更有優勢。

中國建設報:城市更新不是一個簡單的物理空間改造,還涉及城市、產業和人,您認為城市更新中如何處理產業升級以及人的社交問題?

張 祺需要進行城市更新的區域一般位于城市中心,所以發展的產業也應以高附加值產業為主。產業升級比較成功的案例不得不再次提到國王十字區,與北京798藝術區不同,國王十字區引入了一些高附加值的文創產業,例如企業總部、藝術學院等。另外,那里還打造了一個法國文化專區,吸引了很多國際知名時尚品牌在那里舉辦新品發布會。因此國王十字區成了高附加值區域,租金甚至超過了當地的金絲雀碼頭和一些中央商務區。這個案例的成功說明,要通過解決交通擁堵等問題盤活老街區、老建筑,在歷史記憶再現上做文章,激活產業活力,進而帶動產業的轉型升級。

社交活力和產業升級其實是緊密聯系在一塊的,為此可以從規劃的角度出發,多設置一些公共開放空間、將建筑設計得更有趣等,讓城市人文多一些精神上的回歸。為什么星巴克已不僅是一家咖啡店?因為大家習慣了去那里溝通、交談,這甚至成為了一種文化。同樣,城市更新過程中,我們也應該創造更多的公共開放空間,讓人們在里面實現更好的交流和情感碰撞。當然,還可以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比如我們公司在項目中通過綠植的擺放來打破空間的限制,讓大家更有活力、更愿意與他人交往,而不是一直待在死板、封閉的空間里,這會讓人覺得很壓抑。另外,在城市更新中要通過秉承公平、正義和包容精神來激發社交活力,要多想辦法促進新老居民、不同群體之間的和諧,實現社區和城市生活的多元化。


網友評論
? Top 二八杠生死门怎么解释